*ST博元退市—— 投资者赔偿,你准备好了吗?

    2016年3月2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重磅公告,宣布决定终止珠海市博元投资股份有限公司(*ST博元)股票上市。这是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履新1个月后,为落实其强调的“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原则而采取的首项重要举措。也是2014年《退市意见》将重大信息披露违规行为纳入退市情形之一后的首次实践。

    至此,*ST博元成为我国证券市场首家因为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而终止上市的公司。2015年3月*ST博元就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和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股票自2015年5月28日起暂停上市。根据上交所同日发布的《上交所就*ST博元股票终止上市答记者问》,*ST博元的主要违法行为从目的上看,是公司为掩盖股改业绩承诺资金未真实履行到位的事实,伪造银行承兑汇票,导致其2011年年报虚增银行存款、股东权益3.8亿余元;从手段上看,公司2011至2014年多次伪造银行承兑汇票,并虚构票据贴现、置换交易,且多次使用虚假银行进账单和虚假银行承兑汇票入账;从金额上看,2011年至2014年,公司在其相关定期报告中虚增资产、负债、收入和利润,金额巨大;从后果上看,公司2010年年报披露的净资产为-3.62亿元,追溯调整后, 2010年至2013年连续4个会计年度净资产均为负值。

    自2015年5月*ST博元被暂定上市起,多方就对其终止上市的命运大致作出了肯定的推测,如今,其终止上市已成定局,上交所就各方关心的一些问题作出了解答。其中,关于投资者最关心的赔偿问题,上交所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就*ST博元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投资者可以自己受到虚假陈述侵害为由,对*ST博元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投资者是否得到有效合理的赔偿对于退市制度有至关重要的影响,投资者损害赔偿得到了妥善解决,就很可能使其成为一个可以援例而行的范例,推进退市制度的完善发展。但纵观之前也已发生的A股市场退市案例,几乎全部成为孤立的案例,并未对退市制度的顺利实施形成实质性的支持。

    根据目前上交所作出的答复,可以看出,监管系统尚未对投资者损害赔偿作出系统的制度性的安排,在终止*ST博元上市时,行政或刑事方面似乎都未对上市公司或其大股东采取资产冻结等措施,以防赔偿需求。投资者若想获得赔偿,除了《公司法》,《证券法》,最主要就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了,不过因上述规定都较为笼统,并未系统建立证券欺诈诉讼的制度,而实际可援用的经典案例较少,再因投资者众多、分散,从组织起诉等诉讼程序到实体法律认定都存在众多难点,投资者最后实现赔偿的路程可能较长。

  不过,《退市意见》和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对投资者权益保护作了一定积极的安排。针对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被终止上市的公司,综合考虑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诉求,将“对民事赔偿承担作出妥善安排”,列为了重新上市的条件之一,公司只有符合该项条件,才有可能申请重新上市。其中《股票上市规则》14.5.3的具体要求如下: “上市公司因欺诈发行或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其股票被终止上市后,公司未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本所不受理其重新上市申请:

    (一)已全面纠正重大违法行为并符合下列要求:

    1.公司已就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所涉事项披露补充或更正公告;

    2.对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责任追究已处理完毕;

    3.公司已就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所涉事项补充履行相关决策程序;

    4.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相关责任主体对公司因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发生的损失已作出补偿;

    5.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可能引发的与公司相关的风险因素已消除。

    (二)已撤换下列与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有关的责任人员:

    1.被人民法院判决有罪的有关人员;

    2.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的有关人员;

    3.被中国证监会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的有关人员;

    4.中国证监会、本所认定的与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有关的其他责任人员。

    (三)已对相关民事赔偿承担做出妥善安排并符合下列要求:

    1.相关赔偿事项已由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的,该判决已执行完毕;

    2.相关赔偿事项未由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但已达成和解的,该和解协议已执行完毕;

    3.相关赔偿事项未由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且也未达成和解的,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已按预计最高索赔金额计提赔偿基金,并将足额资金划入专项账户,且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已承诺:若赔偿基金不足赔付,其将予以补足。

    (四)公司聘请的重新上市保荐机构、律师已对前述三项条件所述情况进行核查验证,并出具专项核查意见,明确认定公司已完全符合前述三项条件”

    以重新上­市为动力,推动公司积极赔偿投资者是监管机构的一项举措。观察国外针对诉讼欺诈的集团证券诉讼,大多最终都以和解告终,而我国监管机构此项举措,可能也会促使公司与投资者达成和解。不过在走到这步之前,投资者(代理律师)需要做的准备工作也相当繁杂,诉讼的组织,律师的选择,损害结果和违法事实之间因果关系的证据收集和认定,以及损失标准的测算都等专业法律问题都非常重要。另外,被告的确定也至关重要,在*ST博元实施重大违法过程中,其股改的保荐机构是否履行勤勉尽责的职责?股改业绩承诺是否履行与到位,中介机构是否尽责持续跟踪?审计机构是否履行勤勉尽责义务?甚至律师事务所在信息披露过程中是否存在失职?上述第三方中介机构是否作为被告,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也是仔细分辨决定的。

    *ST博元作为我国第一家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退市的上市公司,对于新的退市制度的建立也有着标杆性的作为,不管其是否重新上市,投资者赔偿都是不可能绕过的存在。同时,也有可能因着此案,对证券欺诈诉讼制度的完善和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我们都拭目以待其后续发展。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关注我们  Follow Us

扫描二维码关注金开律所
金开法律探索者

办公地址  Address

  • 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座14层E室
  • 邮编 : 100027
  • 电话 : 010-65542900
  • 传真 : 010-65542900

提交业务合作计划  Cooperation Plan